创始人故事
————
Founder
叶徐荣,生于1972年,巴朗品牌创始人、现任巴朗CEO,浙江台州温岭松门人
1985年
13岁撤学在家务农,后随同乡木工师傅到广东从事木工学徒,14岁返乡,至18岁的 4 年间从事过砖厂、小工、水泥工、油漆工、理发、打杂工等职业。
1990年3月,19岁的叶徐荣应征入伍参军,于贵州磊庄某部集训后分配至四川省古蔺县某雷达部队服役,部队生活培养了叶徐荣艰苦奋斗、吃苦耐劳的精神,顽强不屈的意志也作为一笔精神财富,深刻影响到他以后漫长的创业人生。
1990年
1993年12月,22岁的叶徐荣带着500元退伍费一人搭松门到天津的冷藏车去天津打工。
1993年
1994年
1994年,叶徐荣在偶尔的机会转至天津劝业场、天津商场租柜台从事服装生意,1997年,他和王君(前妻,天津人)在北京木樨园京温、大红门商贸城批发市场批发服装生意,直至30岁,有批发服装生意经验的叶徐荣回到浙江老家,开设服装厂自产自销,但因管理经验不足最终导致工厂倒闭。
2001年
2001年,叶徐荣吸取教训在丰台区西红门再次开设服装厂,在不断失败和学习中逐渐成长,到2005年终于慢慢积累了一些资本,于老家与北京处均购置了房产,拥有总价值300多万的店铺4个,于北京五环边拥有25亩土地,在当时也算小有成就。

但紧随而来的是人生的巨变……

2006年
2006年春节,叶徐荣在老家朋友聚会时无意间了解到造船业利润非常可观,有志于做大事业的他,在下半年集合了几个朋友在江苏合资1.7亿造船,不仅将这几年的积蓄全部投入其中,同时也涉足投资娱乐业,但造船的资金投入大、资金回笼周期漫长,07年年底,国内市场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剧烈冲击,叶徐荣的资金链断裂,十几年辛苦挣下的基业全部化为泡影,更欠下银行、高利贷、亲友高达2000多万的债务!

毁灭性的破产更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叶徐荣与王君的婚姻因为巨额的债务问题最终无奈破裂;面对法院天天的传票通知和黑社会日日的追债恐吓,老实本分的王君母亲终因无法承受压力,于担惊受怕中不幸患上癌症去世。回忆起岳母的去世,叶徐荣充满了自责和愧疚,他坦言:“她老人家本来身体很好,又是本分老实的人,哪有见过这样的世面!天天法院传票发到家里,黑社会想尽办
法追债,我发自内心地说,丈母娘的去世是因为我们两个,她老人家的去世是我一辈子的内疚”。
2008年
2008年这一年,叶徐荣受到黑社会等严酷追债,无奈躲避至西藏、新疆等边远省份寻找生机,因资金短缺,常常露宿火车站及公园最终至广州隐姓改名为“叶锦辉”,人生低谷中的他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与迷茫,他回忆说那一年感觉自己都不知身在何处,饱尝了世态炎凉与人情冷暖,将世事看得很透。
2009年
2009年过完年后,好友余献东提点叶徐荣:做淘宝成本低有机会翻身,但手头拮据的叶徐荣根本拿不出本钱重新开始,在亲朋好友都已经借遍,更有许多人都刻意回避的困境下,昔日的战友林先兵与堂弟叶建军伸出了援手,清楚了解叶徐荣财务情况的他们仍毅然分别借出3万元(林先兵)与3千元(叶建军),面对着战友与堂弟的情义,叶徐荣非常感动,他常说那时的3.3万元就好比现在的330万,如果没有林先兵、叶建军的3.3万元,就没有现在的巴朗!他由衷感慨:“所以说有钱的时候借你钱不算好,当你失败的时候还肯借你钱,那是一辈子都要记在心里的”。

祸不单行,就在叶徐荣准备再次创业的时候,父亲来电说一位亲戚为了应会(当时亲朋好友集资钱款的一种形式)的1.5万会钱闹得不可开交,面对这位自己富裕时还经常帮助过的,现在却对自己不依不饶的亲戚,叶徐荣感到非常失望,但这也激发了他心中的斗志,他一咬牙把所欠的会钱全数还清。便和昔日认识的朋友李雪华(现任妻子,河南人)说明情况,一起带着仅有的1.8万元南下广州寻找机会,怀着沉重的心情出了广州火车站后,他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只能借用了李雪华的身份证在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住下,随后叶徐荣连续几天外出寻找商机,但依然没有进展,无意间他逛到三元里皮具城,才初步有了主意。

当叶徐荣把做淘宝的意向告诉家人时,竟没有一位表示支持,家人认为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的叶徐荣来说,电脑与网络过于遥远,淘宝应该是大学生从事的职业,而非像他这样连电脑都没碰过的门外汉可以驾驭的新鲜事物,但不轻言放弃的个性再次发挥了关键作用,叶徐荣打印了招聘信息开始招人。同时,也请朋友在网上帮他招聘懂网店操作的人,几经周折,终于幸运招到了邓海云(与叶徐荣于广州共事三年,后因个人原因离开)。

有了这位人品极佳的同事的加入,网店终于以李雪华的名义开始运作,叶徐荣明白1.8万元仅能作为启动资金支撑一段时间,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一有空就向邓海云学习淘宝知识,同时他还要往三元里各皮具城找货源,可初次接触皮具行业没有经验,一个月忙活下来却没有一笔订单,原本用剩余的钱进的货,又成了积下来的死库存,这给了叶徐荣很大的打击。

叶徐荣回忆说当时资金异常紧缺,每天都会为资金发愁,至今他仍记得当时的一笔账单:两位员工的工资(共3000元)、广州两押一租式的房租(办公连住宿一起是1800元每月,共5400元)、购置相机(2700元)、购置电脑两台(3000元)、宽带包月费(200元)与办公用品、日常生活开支及进货等等费用。仅有的1.8万元很快就消耗殆尽,面对着“断粮”的危机,叶徐荣只能硬着头皮和远在成都的姐姐借了5000元继续坚持。

为了压缩支出,叶徐荣和李雪华只能尽量节衣缩食,两人很长时间都买不起肉,只能偶尔买点猪皮应付,艰苦异常的生活,不能于员工面前显露的无奈,依然零笔的销量,在重重的压力之下又到了月末结算的时候,无奈之下叶徐荣只能和远在北京的哥哥又借了5000元,解决了当月的工资与租金及生活费用。

到了第四个月,生活在广州的各项高昂费用已让他越来越难以支撑,叶徐荣实在没有颜面再和已经帮助过自己的亲戚借钱,更雪上加霜的是,此时他得知远在故乡的父母天天面临法院和债主到家中的严厉追讨,此事已造成整个家族的名誉受损,而信用卡透支导致涉嫌信用卡诈骗被当地公安立案,他连身份证也不能使用。同时黑社会也在四处打听寻找他,因为组织货源的不对路,四个多月了却只有零星销量的惨淡现状,使叶徐荣再次承受了空前的压力,比起07年破产时更痛苦无助,内心也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四个多月来的坚持已经无以为继,自己真的适合开网店么?这次再失败会不会永远翻不了身?能借的钱都已经借遍,接下来路往哪里走?一个个残酷而现实的问题急需解决,李雪华也焦急万分却也无计可施,她善意地劝叶徐荣放弃淘宝,回到她河南老家隐姓埋名,严酷的现实再次激发了叶徐荣骨子里的血性,男人的好胜心和自尊心让他坚信自己不应就此倒下,苦闷之中,他独自外出再次寻找商机,当其逛至森嘉皮具城二楼时发现了转机。



当时,叶徐荣发现了男包品牌牧马保罗与其以往所找的货不一样,他敏锐地察觉到 "牧马保罗" 这系列产品质量好价格适中,很适合淘宝销售,但已经没有资金进货了,叶徐荣只能抱着尝试的心态,装作进货商与老板闲聊,交谈中得知老板和李雪华同是河南周口人,理解叶徐荣已无多余资金进货的李雪华得知此事后,马上找到了牧马保罗老板张亮拉起了家常,说明了客观情况。通情达理的张老板两人的诚意打动,同意借出样品拍摄图片,并许诺卖出即按批发价结算,一次性借来的十来个款式的新包重新燃起了叶徐荣的信心,因有这四个多月来的网店失败经验,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了近20天的拍照与详情制作后,终于淘宝开始逐渐产生销量,工资、房租的燃眉之急得到了缓和,叶徐荣通过这次的整合获得了信心,也总结出做好网店必须要坚持,解放思想找出路,同时也做起了分销,网店逐渐起死回生走上正轨。
生存难题刚解决,叶徐荣便开始思考下一步的发展,他认为光卖一个牌子只能维持现状但无法发展,于是先后引进“香丹公子”等几个皮具牌子,但因为品牌知名度的问题销量一直上不去,他在与朋友闲聊中了解到做高仿能够有很好的经济效益,于是冒着风险做起了高仿,但2010年4月份,当地街道和派出所开展检查,货物被全部没收,还被罚款1万元,通过朋友帮忙所幸人没有被拘留。高仿的路无法继续,代理别的品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叶徐荣想到自己注册牌子,他回忆起08年落魄时曾独自一人骑自行车至四川巴朗山的经历,艰苦翻越有着“立马秋风绝顶山,千崖万壑拥斑斓”美誉的巴朗山不仅磨砺了他的心性,也使巍峨挺拔的巴朗山在他心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随后他便咨询北京朋友注册的相关情况,得知还没有人注册,便立即以李雪华名义注册18类“巴朗”品牌。
2010年
2010年8月以李雪华名义申请注册“广州巴朗服饰有限公司”, 凭着想从新站起来的勇气叶徐荣一手包办了选择品牌款式定位,设计包装,购买原材料找厂家订制加工等一系列事宜,通过李雪华、邓海云等员工的紧密团结与合作,以国际顶尖品牌款式为基础依托,加以自身的研发,在原材料、质量、价格上控制源头,很快就使“巴朗”品牌在淘宝上取得不凡的销量,同年10月份成功进驻天猫商城。

随着事业的不断发展,成长起来的巴朗需要更大的发展空间,2010年12月由白云区飞鹅西路处,搬到广州市白云区嘉禾望岗粤旺大厦,通过全体巴朗人的不懈努力,仅一年多时间,巴朗便于2011年底拿下淘宝全网布包销售第四名。
叶徐荣一心想把网络销售继续做大,巴朗于2012年6月参加阿里巴巴组织的位于广州的网交会,通过积极宣传,巴朗扩大了品牌知名度。但紧接着到来的“双11”活动又把巴朗拖入了困境中。

网交会结束之后,巴朗积极备战2012年的“双11”活动,叶徐荣准备放手一搏,组织供应商筹备1500万的货品,却因对“双11”的货源筹备经验不足导致销售额只有区区270万,巴朗压货高达1200多万,一时间,巴朗及供应商均陷入到不知所措的困境,心急如焚的供货商天天来催讨货款,个别供货商甚至动用当地黑社会施压,但经过严峻考验的叶徐荣不再恐慌,他积极与供货商沟通,说明货物的积存只是暂时的,售出后资金顺利回笼只是时间问题,并承诺以每月的销售款来偿还,凭着冷静客观的分析与诚恳负责的态度,他最终说服了每个供应商来共同渡过难关,巴朗再次于困境中跃起奋力前进。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巴朗的产品在网上销售越来越好,2014年初在台州成立第一个小规模工厂试着生产,拉链等五金全部选择了上市企业福建浔兴集团(SBS)的产品,作为中国最大的拉链品牌,世界第二大拉链生产商的浔兴集团拥有业内领先技术水准,给予巴朗拉链五金系列有力保证。

布料等材质选择当地苏氏企业,苏氏是有近30年布料经营经验的老牌厂家,实力雄厚,超纤皮采用上海朗昊纺织品(上海贝慈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子公司)产品,该公司以东华大学(中国纺织大学)为技术依托,提供如比头层牛皮还要高好几倍耐磨度的新超纤皮等技术,于科研上提供巴朗最新技术支持。

2013年的清明节,身边朋友纷纷回乡祭祖,整整五年身在他乡的叶徐荣非常思念亲人,分外渴望团聚的他终于踏上归家之路,但因为还身欠几千万的债务,只敢深夜悄悄进家探望久别的亲人,也不敢多做停留,当夜便去了李雪华在台州的亲戚家,随后,在聊天的过程中他了解到:台州路桥一带有很多箱包厂与原材料厂家,就算是以箱包著称的广州,也有很多原材料是采购自台州以及江浙一带,叶徐荣综合分析决定把产业移回台州自产自销,除去成本的原因外,叶徐荣敏锐地察觉到今后网络销售对质量的要求将越来越高,自产才能严格控制质量,获得稳定的好口碑,进而在更加残酷的电商市场中生存发展。

随后,他通过朋友的帮助在路桥租下机场路888号作为回归的第一站,他和原来的债主真诚沟通,说明现在的生意情况,成功说服债主们暂时不再追究所欠的债务,同意了以后慢慢还清(2013年已分别偿还部分的欠款),同时他又回到广州和原来的供应商说明情况,通情达理的供应商们也都表示了支持,在广州众多的好友帮助下,2013年4月底将广州的运营总部搬回浙江台州进行两地操作,顺利完成转移。
新产品的开发由叶徐荣亲自领队,以国际一线品牌的款式为基础,加以自身品牌的定位研发,经过日以继夜的紧张开发,第一波新产品将有足足50个款式陆续面世,叶徐荣本着“先做人后做事”的原则很快与各方供应商家建立起信任合作,因品质控制好网上单品销售达到了天猫第一的销量水平,原来的小规模工厂生产量无法满足现有的销售量,同时获得了好友的鼎力支持与帮助,厂区规模扩到15000平米,日产量5000个包,未来将进一步提高产能,涉足更多专业箱包项目与领域。2014年是巴朗折腾的一年,因销售业务和产量都加大了好多陪,对叶徐荣不善于生产管理的来说是非常残酷的,白天忙生产管理晚上忙网上销售管理,还要面对外面一些应酬问题等,真是到了心有余力不足的状态了,为了提高工厂效益,他想到了聘请高管来管理工厂走向正规发展道路。
2015年
2015年4月经友人介绍,特意从广东东莞重金聘请了一位高级管理人才来管理工厂,以为请了高管来管理工厂自己好专心去做销售以及对外业务,并且将工厂生产上的全部事务交于厂长一手打理。厂长到任后大刀阔斧把原有的骨干全部换任他从东莞带来的管理成员,从车间主任到成本核算最到质检主管到组长等人,通过几个月的时间更换,表面上看是比较不错的,实际上给内部生产管理埋下了隐晦。自从厂长到任后发现财务报表反映出的成本越来越高、产量下降、品质越来越差,还没有叶徐荣原来管理的好,这给网上销售带来严重的打击,退货及差评售后等问题,销售急剧下降,可想而知:一个正常的工厂交给厂长管理只用了6个多月时间,美好的追求高品质工厂被轻信的决定就此拖垮,继续下去就要面临倒闭局面失控。叶徐荣是个从多次失败中走过来的生意人,看到严重问题即将发生情况不对,于是忍痛割爱把台州工厂关闭,处理好了善后事务,就在当年年底撤离台州回到了广州从新再来。
2016年初回到广州后从新调整思路,投入巨资控股多家箱包工厂,叶徐荣不善于的事务由别人来做,自己善于的在产品研发、品牌运营等工作一手抓到底。有了在台州开厂总结的失败经验,对产品的研发在细节上严格把控:小到用线、针距、色差、版型、流行趋势等都一一检查合格后再安排生产,通过不懈的努力到了2016年底初见成效,销售业绩逐渐上升。

2016年
2017年巴朗在销售策略上进行拓宽调整,以线上为依托,发展线下体验店结合线上线下互动、团体定制、外贸出口等业务。

每次出差时,叶徐荣在机场、大型商场里看到某些国际顶尖品牌,吊牌上写着“made in china”,一个小小的腰包价格就能卖至1800元,单肩包、双肩包价格更在3000~10000元以上,同样是中国制造,为什么国际一线品牌就能卖这么高,而中国的品牌价格却只够人家的包装袋费用?他认为这一现象说明了中国部分箱包企业没有正确的品牌观和质量观,凑合就能出厂的走量心态根深蒂固,甚至有些中国品牌,非要装成洋牌子再转回中国销售,却在产品质量上一塌糊涂。叶徐荣作为一个品牌创始人感到悲哀与心酸,同时也很不服气,发誓要改变这一现状,一定要创造出中国人自己的顶尖箱包名牌!先从巴朗做起,以实际行动来面对中国消费者。叶徐荣办公室里正对面挂着两幅字画“解放思想”和“蚂蚁一样昼夜的工作,每天只能吃两顿半饭”,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定位与责任:一定要和全体巴朗人一起将巴朗做大做强,为社会和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

巴朗的目标也同样明确清晰:叶徐荣将带领全体巴朗人为习主席提出的中国梦奉献全部力量!做一名志存高远的中国人, 将巴朗打造成一个百年品牌。巴朗将时刻坚持追求最好的品质,要让巴朗品牌的口号“巴朗  中国品牌  巴朗造”真正名副其实响彻世界!!!

特别感谢在失败后再次创业初期帮助过叶徐荣的亲友:战友(林先兵)、姐姐(叶君英)、哥哥(叶徐林)、堂弟(叶建军),你们的慷慨帮助都将写入巴朗的品牌历史。

2017年

我的账户

会员首页

购物车








电话.png  400-009-7568    020-36548788

周一至周六

8:00--21:00


地址.png   公司地址

广州市白云区嘉禾望岗润林商业中心7F